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二百零九章 西门吹雪快点杀了西门吹雪

第二百零九章 西门吹雪快点杀了西门吹雪

    “鬼王你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周阳对着一脸失神的鬼王说道,让他一个人随便看看,转身向一旁的休息室走去。
  
      十天的诛仙世界,收入的确超乎周阳的想象。
  
      “宿体:周阳。
  
      等级:三星店主。
  
      价值点:98776。
  
      境界:先天惊雷功第六重巅峰。”
  
      倩女幽魂世界的地狱大扫荡,收获也就二万价值点左右,那可是几乎将倩女幽魂世界,所有强大的妖魔鬼一网打尽。
  
      当然也有因为在扫荡地狱期间,周阳的实力是被系统提升的,只能获得总价值点的百分之一。
  
      十大妖王、鬼王的本身价格并不是太高,也就五万价值点左右。
  
      不过因为能够和轮回组合,系统还将妖体、鬼体内的力量保留下来,进行附体重生,价格瞬间暴增。
  
      不然死去的妖魔鬼怪体内还怎么存在力量?
  
      而且因为十大妖体、鬼体可能是倩女幽魂世界潜力最大的,所以价格再次激增,最便宜的都值二十万价值点。
  
      不过这些暴增的价格,并不计算总价值点的范围内,不然周阳的收获可就大了。
  
      加上之前剩余的价值点,和这一段时间的销售额获得的价值点,大约是一万左右价值点。
  
      而在诛仙世界的十天,收获却是达到六万价值点左右。
  
      其中最高额的交易应该是鬼王的,十万价值点。
  
      像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万毒门这些最顶级的门派,交易最多的应该是青云门,在八万价值点左右。
  
      加上周阳放出去寻找天材地宝的机器人大约有五百个,去门派交易的大约有二十个,林林总总的价值点大约在二百万价值点。
  
      二百万价值点的百分之三,正好是六万价值点。
  
      周阳这次并没有用价值点提升先天惊雷功,因此这样纯属浪费。
  
      在倩女幽魂世界,他已经感受过先天惊雷功最完美的状态,没有必要通过价值点来提升。
  
      “炼器之术!”
  
      这是青云门交换的一门炼器之术,青云门内的其他峰什么情况,周阳不清楚。
  
      但是大竹峰,一旦弟子达到太极玄清道玉清境第五层,就会自己下山寻找合适炼器材料,亲手炼制一柄适合自己的灵器。
  
      周阳原本御剑飞行的宝剑,是倩女幽魂世界的一个小妖,在一处隐秘的山洞中,偶然发现的,连一个名字都没有。
  
      虽然是一把不错的宝剑,但是和诛仙世界的灵器相比,还有些差距。
  
      “修炼炼器术!”
  
      周阳说道,像炼器术这样需要长时间不断反复实验的技能,周阳自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
  
      只能通过系统全部灌输。
  
      “炼器术,中级炼器术,价值:3000价值点,修炼到圆满之境需要30000价值点,是否确认?”系统清冷的声音提醒道。
  
      “是。”周阳点了点头。
  
      “扣除30000价值点。”
  
      周阳闻言微微有些心痛,不过很快平静下来。
  
      学会炼器术,自己没事也可以自己炼制灵器拿来卖,很快就可以将今天花费的价值点赚回来。
  
      同时,周阳已经缓缓闭上眼睛,默默的感受系统灌输的经验。
  
      不一会的功夫,周阳就感觉自己仿佛曾经炼制过无数次灵器。
  
      只要材料合适,甚至别人只能炼制成下品灵器的材料,到他手中也能炼成中品灵器。
  
      “开始尝试炼制一下。”周阳面色郑重,取出一块玄铁,放在身旁,体内的雷力按照特定的轨迹运转。
  
      瞬间体表升起金色的火焰,这种火焰温度极高,远远超岩浆的温度,将上方的空气烧的有些扭曲。
  
      玄铁在金色火焰的炙烤下,慢慢融化,周阳又加上不少材料进去,大约一个小时后,一把银色宝剑在他的手中成型。
  
      “下品灵器。”
  
      周阳从银色宝剑的表面,就判断出灵器的品质,绝对是下品灵器中的佼佼者。
  
      二千多价值点的材料,炼制出一把八千价值点的灵剑,周阳还是很满意的。
  
      接下来的时间,周阳又炼制出,枪、戟、刀等四五种不同的灵器,然后才郑重的开始炼制属于他的灵器。
  
      在炼制自己的灵器时,周阳自然不会小气,几乎将万界楼最宝贵的炼器材料,全部拿出,用来炼器。
  
      结果炼制出一把上品灵器。
  
      看着眼前平淡无光,仿佛一把普通剑的清光剑,周阳很满意。
  
      清光剑这是周阳给自己宝剑取得名字。
  
      拥有这这把灵器,无论多强大的宗师级高手,在这把灵剑的一剑下都难逃一死。
  
      将清光剑收起,周阳就走出休息室,虽然他没感觉多久,但是他已经在休息室内,待了两天时间。
  
      “西门吹雪快杀了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赶紧改名字!”
  
      “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
  
      周阳走出休息室就听见万界商城里传来一阵阵咆哮声。
  
      虽然在万界楼中,没有丝毫声响,但是周阳是店主,自然对万界商城的一切了如执掌。
  
      在一个比武擂台上,往常长身直立、白衣如雪、生性冷僻,不苟言笑的西门吹雪,面色抽搐,眼光中带着浓浓的怒气。
  
      “为什么会这样?”
  
      同时,在台下的白云城主叶孤城和陆小凤的身体有微微有些颤抖。
  
      他们不敢向一旁的看去,因为他们一转头就感觉自己心中,冒出一团火,忍不住想拔起手中的剑,砍过去,将对面的人剁碎。
  
      这个世界存在很多相似的世界,西门吹雪知道,白云城主叶孤城知道,陆小凤也知道。
  
      像秦始皇嬴政,之前已经死过一个,后来又出现一个更年轻更英俊的秦始皇嬴政。
  
      像神雕侠侣世界的郭靖和射雕英雄传世界的郭靖。
  
      神雕侠侣世界的张三丰和倚天屠龙记世界的张三丰。
  
      ······
  
      重复的人,多不胜数。
  
      即使没有神雕侠侣世界的郭靖和射雕英雄传的郭靖相似,但是大多也有一两分相似。
  
      即使不相似,但至少两个世界的容貌等级,不会偏差太大吧。
  
      从哈利波特世界回来,西门吹雪、叶孤城、陆小凤三人心情不错,三人又是收获一大笔价值点,而且有在巨人世界收割不少价值点。
  
      什么少林寺大还丹、练气丹、洗髓丹三人可劲的吃,因为他们三人都感觉一股浓浓的外在压力,现在的宗师级高手太多了。
  
      而他们三人还是先天境大圆满,距离宗师级还有一步。
  
      或许普通的宗师级高手,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们怎么会满足于此。
  
      陆小凤对什么强化药液、丹药并不排斥,由三人最弱变成最强。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也知道现在的环境变了。
  
      不是他们那个想增长内力,都必须天天盘坐的世界,年龄大才能内力深厚,现在有一个叫磕-丹药的方法。
  
      二人的剑道天赋是高。
  
      可是剑法的境界增长也需要时间,不过那些强化人不需要啊!
  
      低级血脉不行,换中级,中级不行换高级。
  
      血脉不行,再换磕-丹药,一天四五颗,真气虚浮没关系,吃吃凝气丹、洗髓丹,真气虚浮的问题,基本上解决。
  
      他们最后也只能加入大流,不然只会被时代淘汰。
  
      血脉什么的他们不会选择,但是神之药液和丹药,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服用的神之药液全部是穆教授量身定制的,西门吹雪觉醒的是风异能,叶孤城的是金异能,加上不断磕丹药,战斗磨砺,三人都成功晋级宗师级。
  
      这原本是个值得庆贺的事情,结果他们三人回来,有人惊恐的跑来告诉他们,另一个世界的西门吹雪、叶孤城、陆小凤来了。
  
      虽然对于这人为何惊恐有些奇怪,但是三人对于另外世界的自己,还是很好奇的。
  
      可是就是这个决定,他们发现这是一个足以让他们后悔一辈子的决定。
  
      大内密探零零发世界。
  
      西门吹雪,一身黑衣,头上中间光秃秃的,脸蛋浑圆,身材滚胖,面色无神。
  
      叶孤城穿着老土,头上贴着一块狗皮膏药,看起来仿佛街边的乞丐。
  
      陆小凤,土肥原,一脸麻子,笑容猥琐。
  
      “在下西门吹雪,多多指教!”
  
      “在下叶孤城,多多指教!”
  
      “在下陆小凤,多多指教!”
  
      三人一脸嘻嘻哈哈,见人就打招呼。
  
      若是没有之前陆小凤世界的西门吹雪三人,这三个猥琐的家伙,也不会让人感觉什么。
  
      可惜没有假如,画风改变的太突然,让整个万界楼中的人,都措手不及。
  
      “难道大侠一定要风流倜傥?不可以秃头吗?”大内密探零零发世界的西门吹雪对着陆小凤传奇世界的西门吹雪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我要和你决斗!”陆小凤传奇世界的西门吹雪冷冷道,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在抽搐。
  
      你丑一点没关系,毕竟我们并不真是同一个人。
  
      但是你也不用留一个吊炸天的发型吧,这么不修边幅。
  
      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报名号?
  
      怎么出来见人?
  
      下次别人见到我,会不会问我,有没有去高丽国整容?
  
      西门吹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忧虑自己容貌的问题,可是一想到别人把他想成眼前的模样,他知道自己的怒火,怎么都压制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