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叫人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叫人

“韩非子,李斯你们两个离开,这是我们儒教内部WWW..lā”朱熹头发斑白,一身黑色儒袍,目光如电,面色冷峻的看着场中的韩非子和李斯。
  
  性恶论的支持者中,儒家除了荀子,其他支持者都是一些普通儒家弟子。
  
  至于儒家宗师荀子的两个杰出弟子,没有一个成为儒家弟子。
  
  韩非子,法家的集大成者,李斯更像一个政治家。
  
  一旦李斯和韩非子退出,今天的辩论将成为一场碾压。
  
  韩非子和李斯根本没有在意朱熹的目光,什么朱子,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除了宋代以后的人,承认他的身份,在宋之前,没有一个儒家宗师,将他放在眼里。
  
  “今天讨论的是性本恶和性本善的言论,作为弟子,我们难道不能为老师说两句?”李斯黑发束冠,眉宇间带着一股冷厉,目光淡淡的打量着朱熹。
  
  孟子只说性善,就是朱熹补充为人之初,性本善。
  
  可以说,朱熹是孟子性善论的坚定支持者。
  
  至于孟子,李斯脸上的冷笑更浓,在宋代以前,孟子在儒家的其实很低,和荀子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有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这就是讽刺孟子的打油诗。
  
  孟子在宋代以后的儒家弟子,还能摆摆谱。
  
  但是在宋之前,什么亚圣,什么孟子是先秦儒家中唯一继承孔子“道统”,这只是统治阶级为了加强统治,对孟子进行的升格运动而已。
  
  可以说,宋朝是儒家先贤身份地位的一个分水岭,一批儒家先贤被升格运动,于此相对,一些儒家先贤就被降低身份。
  
  毕竟以前和自己差不多地位,甚至不如自己的儒家弟子,一下子被提升到亚圣的地位。
  
  根本就是一种难以调和的矛盾。
  
  “你翻入邻家寡妇之院,难道就是你的性本善?还号称儒家弟子,难道儒学把你心中的善,给掩埋了?”一个身材高大、身穿褐色儒袍,支持性本恶学说的儒家弟子,对着对方一个身穿白色儒袍,腰悬玉箫,衣冠楚楚的儒家弟子讽刺道。
  
  砰!
  
  白色儒袍弟子闻言,面色赤红,在所有的儒家弟子一脸诧异的目光下,一拳挥向揭短的儒家弟子。
  
  “你这是污蔑!”
  
  砰!
  
  支持性本恶的褐色儒袍儒家弟子,毫不犹豫反击过去,微微侧身,躲过白色儒袍弟子的一拳,同时一腿横扫过去。
  
  白色儒袍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腿就被踢得倒飞,落入性本善支持者的一方中。
  
  打!
  
  根本不用多说,本来双方辩论的火气就很重,结果被这两人一闹,顿时拳打脚踢起来。
  
  在外面拍摄的记者和电视台的工作者,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你来我往,拳脚相加的儒家弟子。
  
  不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这辩论赛还没开始,就打起来了。
  
  嗖!嗖!嗖!······
  
  在所有电视台和记者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屋外一道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加入战场。
  
  在性恶论和性善论这个论题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儒家弟子自然纷纷赶来,这是儒家两位宗师的对抗。
  
  至于其他百家弟子也来看热闹。
  
  儒家发展壮大的如此雄厚,而且在不同的时空中,都对其他学派进行疯狂打压。
  
  如果要想在朝廷上有一番作为,如果不披上儒家的外衣,想有一番作为,根本不可能。
  
  现在能够看到儒家的笑话,其他百家弟子,可不错错过如此绝佳机会?
  
  在见到儒家弟子打起来的时候,那些原本不想去的万界楼旅客,也是一番振奋,大场面啊。
  
  “不好了!朱子的牙齿,被对方打掉了!”
  
  不知哪个儒家弟子,一声大喊。
  
  所有儒家弟子,就见到朱熹的嘴角留着血迹,一只眼成了熊猫眼,同时在地上有一颗沾满血迹的牙齿。
  
  “干死李斯!一定是他下的狠手!”韩愈一声大喊,指着在儒家弟子中,大杀四方的李斯。
  
  李斯自然是秦时明月世界的李斯,作为高武世界出身,大秦帝国的丞相,李斯的实力在这一群儒家弟子中,可以说难逢敌手。
  
  虽然说,每一个儒家弟子都没有动用身上的术法,但是实力强大的人,一般躯体力量都很强大。
  
  众人看着一只手举起一个儒家弟子的李斯,顿时气势汹汹的扑向李斯。
  
  一个人还好,但是同时十几个儒家弟子扑向李斯,李斯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不仅儒家弟子动用术法,他也不敢。
  
  周阳说不能违反各个国家的法律,当然不会细致到什么闯红绿灯、斗殴这种小违规的事情,而是那种杀人、抢劫的重罪。
  
  一旦动用术法,那么产生的后果,很难控制。
  
  李斯狠狠地瞪了一眼韩愈,孟子的身份能够提升这么高,韩愈首当其冲。
  
  韩愈就是第一个把孟子列为先秦儒家中唯一继承孔子“道统”的儒家重量级人物。
  
  至于朱熹的牙,是不是他打掉的他不知道,反正就砸了三拳。
  
  砰!砰!砰!·······
  
  李斯毕竟是丞相,临危不惧还是能做到的。
  
  虽然一脸凝重,但是没有丝毫退缩。
  
  可惜在将第六个人打飞后,李斯整个人都四五个儒家弟子压在身下。
  
  少了李斯这个主力,支持性恶论的儒家弟子,本来人数就处于极大的劣势,现在更是被打的节节败退。
  
  “商君,那个是不是韩非子?”就在这时,商鞅身后的一个法家弟子,指了指被两个孟子弟子按着猛揍的韩非子。
  
  商鞅原本淡定的表情,微微一凝,被压在身下的韩非子顶着两个熊猫眼,衣衫有些破烂。
  
  看着被打的凄惨的韩非子,商鞅脸上带着一丝冷厉。
  
  “叫人!”
  
  商鞅对着身边的一个法家弟子吩咐一声,一脚将韩非子身上的一个儒家弟子踹飞,同时一拳将另一个儒家弟子打倒,将韩非子救了下来。
  
  和儒家、墨家、道家相比,法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法家并没有明显的创始人,李悝虽然在一些学术中被称为法家的始祖,但是他的名气和名望,根本无法和商鞅、韩非子这样法家集大成者相比。
  
  因此,法家并不是唯一的领导者,而是多人领导,以法为准则。
  
  相比来说,法家各个宗师之间的争端,并不是很多。
  
  商鞅见到和他同等身份的韩非子,被打成这样,无论和韩非子的关系如何,他都会出手,因为打韩非子就是等于打他的脸。
  
  更何况二人的关系还是不错。
  
  因为韩非子是法家少有的几个性格随和的宗师,甚至法家内部曾推举韩非子为法家掌教。
  
  最后被韩非子推辞掉。
  
  “你们这些法家想挑起好儒家的战争吗?·······”韩愈站起身冷冷的看着商鞅,法家的宗师本来就不多,现在就有两人加入大战。
  
  可以说,韩非子、商鞅这两人已经能代表,法家一半的主。
  
  “砰!”
  
  韩愈还没说完,商鞅就一个纵步把韩愈压在身下,揍了起来。
  
  妹的!一个小辈,也敢在老子身前叫嚣。
  
  *******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