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忐忑的魂天帝

第五百八十六章 忐忑的魂天帝

readx();    炼丹用药鼎这是常识。』』『..
  
      神农老人确定自己没有隔壁的炼药师拿出来的东西就是锅,和普通百姓做饭用的锅几乎一模一样,黑色中闪烁着淡淡的亮光。
  
      其实在第一次见到隔壁的炼丹师的时候,神农老人就对隔壁的炼药师多了几分关注。
  
      年轻,实在太年轻,甚至年轻的让他嫉妒。
  
      这里是整个斗气大6最顶尖的炼药师大会,最低要求就是七品炼药师才能参赛,眼前的这个炼药师,就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脸上还留着一丝稚气。
  
      眼前的这位少年能够参加炼药师大会,也就代表着他至少是七品炼药师。
  
      十一二岁就成了七品炼药师,要不是神农老人心志坚定,他早就当面质问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炼药师,你确定你没有把自己的炼药师等级记错。
  
      是一品炼药师,不是七品炼药师。
  
      “我在···炼丹。”
  
      融念冰听到身旁老者的询问,微微一愣后,犹豫道,
  
      他其实很想说他打算炒菜,可是现在明明是炼药师大会,他说不出口啊,话到了嘴边,就改变了注意。
  
      炼丹?
  
      神农老人望着融念冰手中仿佛在飞舞的一把刀,光影重重,绚丽无比,刀下更有被切成一片片均匀精美的‘药材’,还有锅中煮沸的烈油,嘴角狠狠一抽,难道这不是在炒菜?
  
      不过,神农老人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如果真是做菜,那么应该做出堪比七品丹药的菜肴
  
      难道是一种新的炼丹体系?神农老人心中凛然。
  
      不然为什么这个少年,区区十一二岁就成为了高阶炼药师。
  
      一时间,神农老人好奇的目光,全神贯注的打量着融念冰的炼丹手法,手中刀的轨迹,仿佛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又充满美感。
  
      “神农老人好像走神了?”dudu1();
  
      比赛区一直关注着神农老人药老药丹几人的魂天帝,呵呵笑道。
  
      只有这几人可以和魂虚子一争高下。
  
      从神农老人的神态来天帝确信神农老人不是在想炼制什么药材,因为他从神农老人的眼神中,恍恍惚惚。
  
      魂天帝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也很清楚,炼药的过程容不得一丝大意。
  
      更何况是炼制九品丹药,一次失误,就会导致炼丹失败。
  
      即使可以重新炼制第二次,万界楼的人会等你吗?
  
      更何况以魂族之力,想要齐集多份九品丹药的药材,都千难万难。
  
      他也只是给魂虚子准备了三份九品玄丹的药材,和一份九品金丹的药材。
  
      “嗯?”
  
      几息后仍然没有听到古元的回答,魂天帝转头望去,就见到一旁古元淡然的眼眸中,带着浓浓的震惊。
  
      魂天帝一时也好奇起来了,什么事竟然能让神农老人恍惚,让古元震惊。
  
      想到此处,魂天帝的目光顺着古元的目光望去,整个人也顿时愣住了。
  
      那熊熊火焰中,不断翻炒的锅铲,难道这是在炼丹?
  
      还是那位少年肚子饿了,打算先做饭,吃饱了,再炼丹?
  
      魂天帝自问千年积累的知识,浩瀚如海,除了突然冒出的万界楼这股强大的势力,出乎他的意料,整个斗气大6还没有什么事情出他的认知。
  
      可是,这一刻,魂天帝懵住了。
  
      十一二岁的七品炼丹师,虽然让他震惊,但是也不是不可能存在。dudu2();
  
      传闻当年药族斗帝的幼子出世时,就是天境大圆满灵魂。
  
      三岁炼丹,三岁一品炼丹师,五岁三品炼丹师,七岁五品炼丹师,九岁灵魂进入帝境之境,十岁成为八品炼药师。
  
      眼前这位十一二岁的七品炼药师,若是哪个斗帝的后代,成为七品炼药师也未尝不可能。
  
      可是,这位少年的炼丹手法,或者是炒丹手法,出了魂天帝的认知。
  
      你确定你不是在做菜,而是在炼丹。
  
      见到了融念冰骇人的炼丹手法后,魂天帝心中骤然升起一丝不安,双目扫视着整个炼丹区,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他本以为魂虚子的对手,只有药老神农老人还有药丹三人,可是见到融念冰的那一刻,魂天帝彻底动摇了。
  
      有预料之外的炼丹师加入。
  
      “这也是炼丹手法?”
  
      魂天帝刚从融念冰的身上转移过去,就停留在了融念冰不远处的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比融念冰大上一二岁,身体有些瘦弱。
  
      在他的手中,有一杯杯颜色各异的液体,随着他手中的幻影和天空中的光晕闪耀,形成了九个红日排列在一起,而随着九声高昂的龙吟声,天空上九**日化作九道红色的流光,璀璨夺目,盘旋缠绕。
  
      龙吟声逐渐激昂起来,一颗红色的圆形珠子,从那名少年身前升起,一时间交相辉映,形成了九龙戏珠的画面。
  
      魂天帝的目光呆滞了,他可以确定眼前的少年并没有使用任何功法斗技,为何会形成这般景象?
  
      难道是民间的杂耍?
  
      可是一个玩杂耍的人,怎么可能和和炼药宗师同台竞技?
  
      “希望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魂天帝古井无波的心境,陡然出现一丝波澜,融念冰和眼前这个‘杂耍’少年虽然炼丹的手法奇特,但是‘炼丹’波动的能量,却威胁不到魂虚子。dudu3();
  
      随着魂天帝的目光匆匆扫过,虽然又现了几位手法奇特,甚至用纸炼丹的怪人。
  
      但是,魂天帝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些人炼制出来的‘丹药’丝毫威胁不到魂虚子,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对?”
  
      魂天帝瞳孔猛地一缩,目光连忙回到中间位置,两个低头炼丹的老者身上。
  
      这两个老者炼丹用的并不是鼎,而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工具,和茶壶有些相似。
  
      最为重要的是,比赛区中,数千多燃烧的丹火,只有这两个老者炼丹使用的火焰,没有向异火朝拜。
  
      异火是火种的王者,享受天下凡火的朝拜,现在竟然有两人使用的火焰,打破了这么定律。
  
      魂天帝可以肯定,眼前这两个埋头炼丹的老者,操控的火焰,一红一赤,绝对不是异火榜上的任何一种火焰。
  
      甚至魂族数万年收藏的古籍中,也没有记载过这两种火焰。
  
      眼前的这两个老者,又是出他预料的存在。
  
      而且,魂天帝在他们两人身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气息。
  
      若是,周阳一行人没有暴露实力以前,魂天帝或许和古元一样认为是一种秘法遮住了那两个老者身上的气息。
  
      可是亲眼见到周阳一行人的实力后,魂天帝很清楚,除了秘法遮掩,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实力远远出他,他,所以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是他?”
  
      就在这时,一直埋头炼丹的太清圣人抬头望了望天空,现天空上一片风轻云淡,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还是没有掌握苍穹大世界这一方世界的丹道。
  
      魂天帝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直接惊骇的站了起来,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
  
      他还记得那道恍若神灵的神灵的身影,只是轻轻一挥手中的神剑,就把整个魂界隔着几十万里,整整劈成了两半。
  
      这位斗帝竟然也参见了炼药师大会,哪还有其他人的机会?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