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第六百九十三章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玉帝的目光死死在周阳的身上,在周阳踏入瑶池进入他视线之前,他竟然没有现周阳的踪影。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眼前的这人,如果你不去看他,竟然感知不到他的存在,这么诡异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的实力相比宝莲灯前传世界,已经有所恢复,可是神识仍然察觉不到周阳的存在。
  
      这种情况自然不可能是他的神识出现了问题,而是周阳的身上有重宝伴身,或者其实力深不可测,可以逃脱他的神识查看。
  
      不过,玉帝并不相信周阳的实力达到这种程度,连昆仑山的元始天尊,西天的大日如来这两人出现在他们的身边,玉帝都能察觉到,更何况其他人。
  
      “拿下贼人,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生。”
  
      玉帝伸手指向周阳,怒喝道。
  
      如果说偷盗蟠桃园,洗劫兜率宫是挑衅天庭的权威,那么偷盗他的龙椅,那就是挑战他的底线,是谋逆,罪不容诛,十恶不赦。
  
      千里眼和顺风耳你看看你,我看看我,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司法天神杨戬一击打爆华山,他们是亲眼所见,法力已经达到高深莫测的地步。
  
      当年的封神大战,他们也只是仗着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天赋,逞一时之快。
  
      若是论实力大战,他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司法天神杨戬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司法天神杨戬,实力越恐怖。
  
      两人仅仅是站在司法天神杨戬的面前,都心魂颤栗,不能自已,想上前也不能动弹一步。
  
      “朕让你们围杀叛逆,你们竟然敢抗旨?”
  
      玉帝见到千里眼和顺风耳竟然因为畏惧,连出手都不敢,顿时怒不可遏,他玉帝是三界至尊,三界之内,任何人都不能违反他的命令。
  
      “来人将千里眼和顺风耳打入凡间,贬为畜生。”
  
      玉帝面无表情,冷冷道。
  
      他现自从杨戬开了一个攻打天庭的坏头,孙悟空紧接着大闹天空。
  
      当年他让天蓬元帅打开天河,天蓬元帅竟然当场违反他的命令,现在千里眼和顺风耳竟然因为畏惧司法天神杨戬,也视他的命令于不顾,这是对他威严的严重挑衅。
  
      “陛下,陛下,大战在即,不可惩罚我军大将。”
  
      王母娘娘连连晃动玉帝的胳膊,你的实力恢复了,也不能这么搞,难道你打算亲自动手不成?
  
      你见过凡间的皇帝和谋逆的臣子单挑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
  
      他们都是指挥大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消灭叛逆于千里之外。
  
      更何况你是三界至尊,没有到最后关头出手,你就出手,说明你很无能。
  
      堂堂的三界至尊,你竟然招不到一个大神通者的手下,说出去都会沦为三界的笑柄。
  
      “关押起来,战后再审。”
  
      玉帝犹豫了一下,挥手命令天兵,道。
  
      今天千里眼和顺风耳视他的命令于不顾,无论如何,他都要进行惩处,否则他的威严何在?天庭的法度何在?
  
      周阳也是微微一愣,做玉帝的收手下还真是倒霉,必须是一个木偶,随着玉帝的心意所动。
  
      不过,想到当年的卷帘大将只是失手打碎了一个琉璃盏,就被玉帝贬下凡间,还要每日受刀剑穿心之苦,周阳就释然了。
  
      要知道卷帘大将可是忠心耿耿保护玉帝数百年,换做凡间那就是数万年。
  
      这么多年的尽心尽责,结果就因为失手打算一个琉璃盏,天庭的一个酒杯,就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
  
      现在千里眼和顺风耳当众违反玉帝的命令,受到如此严惩也在预料之中。
  
      司法天神杨戬双目平静的看着玉帝,这样的情景他太熟了,千百年来,不知道在瑶池上演了多少幕。
  
      千里眼和顺风耳不是第一个,如果他今天不出现,或许也不是最后一个。
  
      什么法度,什么天庭的威严,玉帝也只是维护他至高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动摇他手中的权力。
  
      “杀!”
  
      其他天兵天将见到千里眼和顺风耳的下场,也是心有戚戚,不敢违背玉帝的命令,向着周阳杀了过去。
  
      “姓名:李闯。
  
      身份:宝莲灯世界,天兵。”
  
      “姓名:丁光飞。
  
      身份:宝莲灯世界,天兵。”
  
      “姓名:王征亚。
  
      身份:宝莲灯世界,天兵。”
  
      ·······
  
      周阳开启系统的扫描功能,围攻而来的天兵天将,他们的基本信息都出现在周阳的脑海里。
  
      “李闯、丁光飞、王征亚········”
  
      周阳右手轻轻一摆,手中的琉璃水葫芦一跃而起,静静地漂浮在他的右边,吞吐着五彩斑斓的霞光,一缕缕五颜六色的神光,围绕着琉璃水葫芦。
  
      随着周阳的一声轻喝,那些围攻而来的天兵,全被被琉璃水葫芦吸入了瓶内。
  
      “别淹死了。”
  
      周阳摇了摇头琉璃水葫芦,便让弱水将所有的天兵吐了出来。
  
      大约数百名天兵天将一个个仿佛溺水者,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完全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这是什么法宝?”
  
      玉帝也是微微一惊,琉璃水葫芦和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有些相似,甚至比紫金红葫芦要强大,只需要喊出对方的名字,对方心生感应,就会被吸入法宝内。
  
      而紫金红葫芦的法宝,必须知道对方的名字,而且对方应声,才会被吸入法宝内。
  
      更让玉帝惊讶的是,周阳怎么会知道那数百个天兵天将的名字,连他都不清楚。
  
      为什么周阳这个陌生人,对天庭的天兵天将了解的这么清晰,甚至一个普普通通的天兵,都能喊出对方的姓名。
  
      “陛下要不我们移驾吧。”
  
      躲在玉帝和王母身后的天奴,面色惨白,眼神中闪过一丝骇然,周阳手中的法宝也诡异了。
  
      说不定也会将他吸入法宝。
  
      “哼,朕是三界之主,怎么会因为区区盗窃者的小小手段,就退缩,就怯弱,托塔李天王、三台海会大神、十二元辰·······擒拿叛逆。”
  
      玉帝端坐在玉榻,神情威严,好似胜券在握,趾高气昂的扫视着周阳和司法天神杨戬,冷冷道。
  
      天鼓响彻三界,托塔李天王这些在三界搜寻盗窃者的神仙,听到鼓声,已经赶到了瑶池,现在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很好,终于来了一些更强的高手。”
  
      周阳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外面的四大天王、三坛海会大神哪吒、十二元辰等等都是六阶境界的高手,正好可以试验一下琉璃水葫芦能否绝对压制六阶境界的强者。
  
      “是,陛······下。”
  
      托塔李天王等人踏入瑶池,望着瑶池内的几道身影,都是微微一愣。
  
      怎么会有司法天神杨戬?
  
      “魔礼青、魔礼寿,魔礼海,魔礼红。”
  
      四大天王和司法天神杨戬本就有仇,现在听到玉帝的命令,没有丝毫犹豫,四人就向司法天神杨戬齐攻过去,周阳却是将琉璃水葫芦对准他们四人,轻喝道。
  
      嗖!嗖!嗖!嗖!
  
      四人只是微微挣扎一下,便被琉璃水葫芦收入葫芦内。
  
      “真仙这个层次的高手,恐怕就是琉璃水葫芦的极限了,再强一些,可能就会脱离琉璃水葫芦的束缚了。”
  
      将四大天王收入琉璃水葫芦,周阳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喜色,地仙属于六阶境界的初级,真仙属于六阶境界的中级,天仙属于六阶境界的高级。
  
      如果不动琉璃水葫芦中的弱水,也只能镇压六阶中级的高手。
  
      这样的程度,周阳自然不满意。
  
      “这是什么法宝?”
  
      托塔李天王等人望着周阳手中的琉璃水葫芦,面色惊骇,四大天王在他们当中都是高手,竟然一下子就被制服。
  
      “阿弥陀佛,还请施主放出四大天王。”
  
      就在玉帝打算开口让托塔李天王等人继续镇压周阳的时候,瑶池内却是响起一声淡淡的佛号。
  
      观世音菩萨、斗战胜佛孙悟空、净坛使者猪八戒三人也是华山巨大的动静吸引而来,佛号却是观音菩萨诵念出来的。
  
      四大天王是他们佛教的护法,只是借给天庭使用,为佛教插手天庭连线搭桥。
  
      现在四大天王被周阳的琉璃水葫芦降服,观音菩萨自然不会不管不问。
  
      “观世音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周阳全力催动手中的琉璃水葫芦,大声喊道。
  
      琉璃水葫芦顿时绽放璀璨光芒,耀眼无比,喷涂五色光霞。
  
      他想看看观音菩萨这个一只脚踏入七阶境界的强者,在琉璃水葫芦下,会不会受到影响?
  
      斗战胜佛孙悟空,“········”。
  
      这个套路怎么这么熟悉?
  
      “观音大士,不要答应下来,这法宝很厉害,你会被收入宝葫芦内的。”
  
      玉帝好心提醒道。
  
      “观音菩萨,当年猴哥也是答应了一个葫芦,就被收进去了,你也小心一点。”
  
      猪八戒也是连连后退几步,小心翼翼道。
  
      周阳手中的琉璃水葫芦看起来比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还要厉害几分。
  
      观音菩萨,“········”
  
      我有这么逊吗?
  
      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下来,万一被收进宝葫芦里怎么办?
  
      要是不答应,岂不是承认自己实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