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天才多了也麻烦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天才多了也麻烦

    随着万界楼九阶顶尖强者陆陆续续达到接受传承的资格后,万界楼其他人达到参悟犀皇局标准的人数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有时几分钟出来一个,有时半个小时才出来一个。
  
      原本以为都能获得断东河传承的万界楼众人,也渐渐认清了自己,认识到十阶境界强者的传承,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狠人大帝、黑袍鸿钧这些人能够那么快参悟透6000局犀皇局,除了他们本身天赋超然,还因为他们的境界也很高,全部都是九阶顶尖境界的强者。
  
      万界楼一些九阶初级境界的强者,像洪荒创业无限集团的元始天尊、女娲等人,神墓大世界的辰南、辰战,无天佛祖、菩提祖师这些人参悟犀皇局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这些人差不多都是在接近一亿年的时间,才堪堪达到标准。
  
      万界楼众人参悟犀皇局的速度变慢,不仅让宇宙海的各方势力喜出望外,也让断东河狠狠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万界楼的众人全部都是逆天般的天才呢。
  
      就好像九重天大世界的东皇雪泪寒、三界混元集团的玉总、西游记世界的镇元子这些人在达到了时间期限,就没有参悟6000局犀皇局。
  
      若是以他们的天赋,一直在吞噬大世界修炼,或许有可能参悟透6000局犀皇局。
  
      可惜,他们修炼的体系,和吞噬大世界迥然不同,犀皇局推演的法则和他们本身修炼的法则有些冲突,加上他们的境界不足,在断东流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参悟透6000局犀皇局也很正常。
  
      “时间到了!”
  
      大约五天多的时间,周阳将时间加速从万界楼所有人身上撤去。
  
      “老了,老了,一亿多岁了。”
  
      石昊的声音充满了少年的稚嫩,面容也是少年的模样,但是,他的双眸中却是透露着一丝深邃,流露着岁月的气息。
  
      虽然是在时间加速下,但是,一亿年的时间却不是假的,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历经了这么久的岁月,石昊完全成为了一个披着少年外貌的老怪物。
  
      “可惜了,竟然没有参悟到6000局。”
  
      老子眉头紧皱,他的一双眼眸仿佛变成了一湾深潭,古井无波,说话间,神态不动如山。
  
      虽然没有参悟透6000局,但是,老子只是稍稍有些不满,却是没有表现过分的失望。
  
      “太可惜了。”
  
      叶凡缓缓站起身,轻吐了一口浊气,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参悟透6000局犀皇局,若说不失望,根本不可能。
  
      不过,一亿年参悟犀皇局,对于他们老说,也是一种心境上的磨练。
  
      以叶凡现在的心境和意志,即使立刻让他拥有大帝的力量,他也能够掌控。
  
      “犀皇局果然深不可测。”
  
      王林也是站起身,微微摇头后,神情就平静下来了。
  
      他本来就是心机深沉的人,这一亿年的打磨,他的心志早就磨练的如钢铁一般,很难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心神动摇。
  
      石昊、老子、叶凡、王林、韩立、秦羽······
  
      这些人是最后从时间加速中走出来的,因为他们本身的境界不高,周阳给他们设置的时间加速是缓慢提升的。
  
      不像鸿钧、戮默这些顶尖强者,他们周围的时间加速,在他们适应后,周阳就给他们提到了亿万倍时间加速。
  
      其他诸如诛仙世界的道玄真人、叶小凡,西游记世界的孙悟空,封神演义世界的姜子牙、申公豹这些人,距离时间还没有达到一亿年的期限,就早早放弃了。
  
      一亿年的时间,只有不停的参悟犀皇局,或者演练他们本身的功法,没有人交流,能够坚持下来的人,除了本身就寿元悠久的人,最终坚持下来的人,太少了。
  
      除了天赋异禀,还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心境。
  
      石昊这些人纷纷退到了一旁,等待着鸿钧等人接受传承。
  
      “你们也通过了,可以接受传承。”
  
      见石昊、老子几人离开,断东河连忙说道。
  
      无论是先前的戮默、鸿钧,还是后来的狠人大帝、风云无忌,甚至其中比较年轻的洪易,这些人在断东河心中都不是最合适的传承者。
  
      倒不是因为他们参悟的速度快,他怕这些人作弊,而是因为这些人的实力他根本摸不清,甚至断东河隐隐感觉到这些人的修炼体系,和他们断东河的传承相左。
  
      狠人大帝、洪易、风云无忌这些人的天赋是逆天,让他很心动,但是,断东河还是首先把他们排除了核心传承。
  
      因为他在狠人大帝、洪易、风云无忌这些人身上,已经看到了他们的道,他们有自己的路,那种和断东河传承迥乎不同的路。
  
      让他们放弃原本的路,选择修炼断东河的传承,断东河很清楚他们的选择,这些人不可能放弃自己本身的修炼体系,改修断东河的传承。
  
      不是因为狠人大帝、洪易、风云无忌这些人看不上断东流的传承,而是因为这些人本身就是意志坚定之人,怎么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道?
  
      断东河传承在这些人眼中,最多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参考资料,无法成为他们主修的道。
  
      一旦选择狠人大帝这些人为断东河的继承者,就代表断东河传承不可能被完成继承。
  
      石昊、老子这些人却是不同,石昊、老子这些人虽然修炼体系也和吴国传承不同,但是,这些人的境界很低,还没有自己的道。
  
      若是继承了断东河传承,他们肯定会完完全全的继承下来,而不仅仅是参悟。
  
      “不是说必须参悟6000局犀皇局吗?”
  
      老子神情平静道,他并没有因为断东河突然改变主意让他们接受传承有任何的欢喜,只有淡淡的疑惑。
  
      同时,他们对断东河的人品,也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自己之前的话语。
  
      若不是因为周阳之前说这里是十阶境界的传承,他们都懒得搭理断东河。
  
      “怪我喽?”
  
      断东河也能感觉出来这些人对他的嫌弃,不过,断东河还是缓缓解释道,“6000局犀皇局是堪比宇宙至强者的传承者的传承标准。”
  
      “你们的实力连宇宙尊者都不如,实力不同要求的参悟局数不同,你们有的只需要参悟2000局,有的人只需要参悟3000局、4000局,你们几个都达标了。”
  
      “只要参悟2000局以上犀皇局,都可以继承最基础的传承,那里有820通道,你们可以选择一个通道继承。”
  
      “完全达标的人,通过前面的通道,你们会看到一片池塘,那里有12002颗记忆之石,代表着诸多流派,或者近战、或者远攻、或者炼宝,每一个人可以选一颗记忆之石。”
  
      “而在无尽海洋中,有过亿颗记忆之石,这些你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记忆之石,数目不限。”
  
      断东河想了想道。
  
      他打算破财免灾,万界楼这群人他是看明白了,很有可能不是原始宇宙的人,也不是宇宙海的人。
  
      如果不是这两个地方的人,那么周阳等人的来历,就很可怕了,从万界楼那些人话语中,断东河也是分析出了一二,这些人都很‘贪财’。
  
      而且,有不少人并不是因为断东河传承有多么玄妙,想要继承,而是因为断东河传承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最终,断东河决定让每一个人都继承一点断东河的核心传承,只是最核心最精华的三颗记忆之石,被他藏了起来,留给真正的传承者。
  
      “给谁呢?”
  
      断东河扫视着下方的几道身影,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真正的断东河只能有一位。
  
      下面的几道声音,他都非常的满意。
  
      石昊?王林?韩立?老子?秦羽?林雷?······
  
      满足他要求的传承者太多了,天才多了也麻烦了,不知道选择哪一个。
  
      “断东河,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就在这时,一直不曾开口的周阳,突然开口道。
  
      “什么交易?”
  
      断东河连忙回过神,寻声望去,见到竟然是周阳的身影,面色凝重道。
  
      墓陵之舟中,他最忌惮的就是周阳,十有八九这些来自未知地方的修炼者,就是这个被称为店主的人带进来的。
  
      “当年你们吴国的人马,进入宇宙海想要奴役界兽失败,全军覆没,这些人中肯定有宇宙之主之下的存在。”
  
      “我帮你复活那些人,我要断东河的传承,不过,我答应你,除非资质达到传承的资质,我才会把传承传出,否则,我绝不会传承给任何人。”
  
      “作为回报,我还可以扶持你们吴国的人马,让他们成为神王,这或许很难,但是培养出几位永恒真神,我还是能够轻易做到的。”
  
      周阳面带微笑道。
  
      “断东河的传承还在,再加上几位永恒真神,他日吴国再次崛起也未尝不可。”
  
      周阳悠悠道,声音中充满了蛊惑。
  
      断东河的传承很高级,而且很全面,周阳怎么可能不意动。
  
      现在的万界楼中的商品,可以满足任何九阶境界强者功法秘籍的需求,但是,满足十阶境界强者修炼的功法秘籍,只有寥寥几本。
  
      这种顶端商品的短缺,周阳自然要早早补上。
  
      断东河传承是一个很好的补充,断东河传承是十阶中期的传承,里面有很多十阶初级的功法秘法,还有十阶中级的功法秘术。
  
      为了得到所有的断东河传承,周阳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最后一条,我还可以帮你指定的继承人,奴役一头界兽。”
  
      周阳在断东河面色陷入挣扎之中,知道断东河碍于断东河一脉的规矩,断东河一脉只能有一任断东河,瞬间把自己的最大筹码亮了出来。
  
      “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周阳淡淡道,他平淡的声音,仿佛一柄天剑直插断东河的胸口,让他完全失去了拒绝的勇气。
  
      断东河,“·······”。
  
      原始宇宙的本源意志呢?至高法则呢?
  
      周阳说了这么多隐秘,为什么不见原始宇宙得本源意志干预?为什么不见至高法则的干预?

Ps:书友们,我是南极烈日,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