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史上最强店主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我才是最苦的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我才是最苦的

“还真是大开眼界!”
  
  万界楼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震惊的目瞪口呆,有谁会想到堂堂的如来佛祖,八阶顶尖境界的老牌强者,竟然当着宴会这么多人的面,发起了酒疯,痛哭流涕了起来。
  
  同时,众人看向菩提祖师的目光有些不同,充斥着一丝审视的意味,这得把如来佛祖欺压到什么程度,心中到底埋藏多少冤屈,才会如此的失态。
  
  宴会中有着店主,有着万界楼所有员工,有着万界楼财富最多、实力最强、势力最大的一批顾客,还有众多顾客在观看直播,如来佛祖说哭就哭了起来,完全失态了。
  
  如果心中没有冤屈,如来佛祖即使醉酒,也不会嚎啕大哭起来。
  
  “佛祖不要在哭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菩提祖师面色尴尬道。
  
  作为一位隐居在西牛贺洲的散修,菩提祖师的心性绝对是超然的,淡泊宁远,除了进入万界楼偶尔震惊一次,菩提祖师的情绪一般不会太大的波动。
  
  现在他却是大大的尴尬,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的尴尬,有着想要提前离开的冲动。
  
  “我不走,我就不走·······呜呜呜·······我就不听你这个坏人的话,我还要喝······呜呜呜呜······给我拿酒·······”
  
  如来佛祖拨开菩提祖师的手,可惜他醉的浑身乏力,早就没有一丝气力,根本拨不动菩提祖师的手,反而用光的自己气力,直接瘫倒在地。
  
  “菩提祖师你打我,你又打我······我不会和你好了·····呜呜呜呜······”
  
  如来佛祖倒在地上,在地上打起滚来,嚎啕大哭起来。
  
  菩提祖师,“········”。
  
  众人,“·······”。
  
  “喝鸿蒙灵酒的不只如来佛祖一人吧?”
  
  孟浩、韩立等人望着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如来佛祖,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妙的念头。
  
  鸿蒙灵酒可是十阶灵酒,连如来佛祖这个佛教教主都没有忍得住诱惑,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如来佛祖喝鸿蒙灵酒之前,肯定不知道喝鸿蒙灵酒还会醉,还会醉的如何失态,和普通人大醉的状况,没有任何的区别。
  
  “嘭!”
  
  突然一声肉掌和桌案猛烈接触的声响,突然炸响。
  
  “你这个废柴的如来佛祖,赶紧给我起来,不要给我们佛教丢人了。”
  
  面色通红的扫地僧,猛地一拍桌子,怒发冲冠,摇摇晃晃指着如来佛祖,叱骂道。
  
  “我就不起来了,就不起来,呜呜呜······你也是大坏蛋,你也看不起我。”
  
  如来佛祖闻言,在地上撒泼的更加剧烈,在地上来回的滚动,哽咽道。
  
  “我才是如来佛祖,·······呜呜呜呜·······我才是·······”
  
  “你只是一方世界······的如来佛祖,我是万界楼的如来佛祖,你要听我的······我才是真正的如来佛祖!”
  
  扫地僧摇摇晃晃走到如来佛祖身前,东倒西歪,大声说道。
  
  只是醉的太厉害了,说话间有些断断续续。
  
  “你······如来佛祖?你也欺负我,等我变强了,我也要打你们······呜呜呜呜·······”
  
  嚎啕大哭的如来佛祖,神情一滞,而后继续大哭。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所有人都欺负我······呜呜呜······我不活了······”
  
  “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太丢人了······”
  
  扫地僧弯腰要拉起在地上撒泼的如来佛祖,可惜,他也醉的太厉害了,不仅没有拉起如来佛祖,反而自己因为身体失衡,扑倒在了如来佛祖身上。
  
  “你竟然敢在万界楼打我······呜呜呜·····我和你拼了?”
  
  如来佛祖感觉到身体上压着一个巨大的物体,发现竟然是扫地僧趴在他的身上,面带怒色,大声咆哮,一双大手向扫地僧头上抓去,想要抓他的头发。
  
  结果抓了几次,什么也没有抓到,反而滑了下来,不由向扫寺僧的耳朵抓去。
  
  “你是不是想抢走我的万界佛祖之位,我不会让给你的·······”
  
  扫地僧大怒,翻身骑在了如来佛祖的身上,抓着如来佛祖头嘟嘟的脸庞,气势汹汹道。
  
  少林寺佛教众人,“·······”。
  
  万界楼众人,“·······”。
  
  “咳咳咳······店主,我先送他们回去。”
  
  这一次参加宴会的顾客之中,有和扫寺僧关系不错的顾客,三界混元集团玉总站起身,脚步也有些虚浮,不过,神智还是清醒的。
  
  玉总原本也在喝鸿蒙灵酒,鸿蒙灵酒饮下肚中,不仅仅是法力的提升,而是精气神的全面提升,好似在升华,特殊的感觉比境界提升还要舒爽。
  
  他手中的一杯鸿蒙灵酒才喝了一半,玉总就被如来佛祖突然的嚎啕大哭声惊住了,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喝醉后会有什么样的丑态?
  
  特别是看着扭打在一起的扫地僧和如来佛祖,他心中更是侥幸,对如来佛祖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情,因此打算再送走扫地僧的同时,也把如来佛祖也送走。
  
  “我不走,呜呜呜······我不走,你是不是也不想让我参加宴会,我要变强·····呜呜呜····我要报仇,你也是坏人,我不走·······”
  
  如来佛祖听到玉总要带他走,放开了扯着扫地僧的耳朵,哭声更加的响亮。
  
  虽然醉的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如来佛祖还是不愿意离开。
  
  这和普通人喝醉一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酒桌。
  
  “玉总,我不走·······你不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我要变强,我要做万界佛祖,不能被人抢走了。”
  
  扫地僧把如来佛祖肥胖的脸庞,扯得长长的,见玉总走了过来,连连摇头。
  
  嘭!
  
  “你们哭什么哭?我才是最苦的”
  
  又是一声巨大的拍桌声响起,一直低头猛喝鸿蒙灵酒的黑袍鸿钧,猛然站起身,面色如常,身体却发软,大叫一声,仿佛用光了自己的气力,就仰倒了下去。
  
  宴会众人,“·······”。
  
  观看直播众人,“······”。

Ps:书友们,我是南极烈日,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